言情小說網 > 當災 > 第一百零六章 思念

第一百零六章 思念


  “姓沐的,你不懂靈藥,這藥聽上去就不是用來祛疤的。”

  沐辰并不在意無衣的話,反倒笑呵呵地對他說:

  “是你不懂生活,懂生活,更快樂,老......”

  無衣擺擺手,背著沐辰摘下面具,將黑魚斷續膏抹在臉上,又戴回面具。

  “效果怎么樣?”沐辰期待地問道。

  “大概比你上次送我的六嬸花露水要靠譜一點,比什么阿嬌固元膏、金狗膠囊、云南黑藥都更靠譜一點。”

  無衣無奈地說道,他看見沐辰身前還放著一本書和幾張紙,不由好奇。

  “你在學《易經》中的卜卦篇?”

  “啊啊,是啊,就是閑來無事隨便看看,《易經》中最難的就屬卜卦這部分,這段時間我從《易經》中國學習很多,只有卜卦篇看得一知半解,始終不得要領。”

  沐辰不好意思地撓撓頭,他自然不會告訴無衣自己學習《易經》是為了大衍天道之術因為占卜實在是太難了。

  雖然沐辰已經將把硬塊上的古字基本翻譯成白話,只有少部分古字弄不清具體所指,那些晦澀的言語也快要把他折磨得變成禿子。

  這幾日他發現大衍天道之術中某些言論和《易經·卜卦篇》有些類似,這才從《易經》入手,希望能用《易經》來輔助自己理解大道天衍之術的推演方法。

  沐辰剛要吧《易經·卜卦篇》收起來,無衣卻撿起竹臺上沐辰抄的關于大衍天道之術的手稿,皺起眉頭。

  “這是什么?”

  “沒什么,就是竹劍堂的一種秘術,和推演有關的!”

  沐辰連忙把這幾頁手稿搶回,放回乾坤袋中,不敢讓無衣看見更多。

  無衣有些驚訝,他從未見過沐辰在自己面前緊張過什么東西,再結合前幾日秦老二發來的關于沐辰的消息,心中已有定數。

  他抽出折扇,高深莫測地笑笑。

  “是不是和推演有關我不清楚,只不過我見你那三頁紙上有幾個古字,你翻譯的卻是錯的。”

  “你還認識古字?”

  “略懂一二。”

  沐辰有些驚訝,他連忙拿出一張不認識的古字最多的手稿遞給無衣。

  “那你塊幫我看看,這些古字我翻譯的有哪些錯誤。”

  “這段時間我都快被這東西折磨死了,雖然大部分已經被我翻譯過來,但就算一句話中有一個關鍵字搞不清楚,這整句話的意思我都無法肯定。”

  “不可不可,你不是說這是你們竹劍堂的秘術嗎,讓我看去豈不是泄露了秘術。”

  無衣連忙推辭,沐辰卻還是把手稿塞到他手中。

  沐辰非常信任無衣,況且這手稿上只有大衍天道之術的一部分內容,就算被無衣看了去,他也不認為無衣能通過如此晦澀的一段文字中猜出太多。

  見到沐辰的堅持,無衣便不再推辭,盤腿坐在竹桌子前,向沐辰討來筆墨。

  他右手持筆,在這篇手稿上勾勾抹抹,很快就好幾處沐辰標記的古字翻譯成容易理解的白話。

  沐辰跪坐在他對側,看著無衣在手稿上修改的部分,再結合其他幾篇手稿上的內容,忽然拍向大腿,恍然大悟。

  “原來這句話這這個意思!”

  “我說我怎么一直也讀不明白,原來是翻譯時就弄錯了!”

  半晌后,沐辰拿著無衣修改過的手稿,如獲至寶。

  那些他自己翻譯的句子存在許多問題他都不自知,當下就像無衣請教更多關于古字的問題。

  兩人研究到半夜,沐辰這才發現原來他一開始學習的方向就弄錯了,對大道天衍之術的學習才久久沒有進展。

  大道天衍之術和《易經·卜卦篇》中的六爻占卜術其實有一點是共通的,那就是最開始進行推演時,推演者都需要借助專門用來推演的道具。

  就像古修士用龜殼占卜吉兇,六爻使用銅錢解答疑惑,更有南疆巫人使用獻祭的方式從火焰中看到未來,這些都是借助道具占卜的例子。

  大道天衍之術雖然不是直接通過外物變化占卜,而是根據天道規律及星辰的運轉角度來推演事物變化,但它同樣需要推演者準備好推演工具。

  最簡單的就是一張紙和一只碳棒,用來一步步推演未來進程。

  若推演者對大道天衍之術中記錄的各種變化法則都牢記于心,便可以做到睜眼看盡未來事的程度。

  不過這對推演者的心算能力和記憶力要求極高,只要在推演過程中算錯一步,則推演的結果差之萬里。

  根據硬塊上的記載,但是修習大道天衍之術的修士,都選擇了最適合他們推演的輔助工具。

  有人使用算籌,有人使用珠盤,也有人將推演過程寫入詩詞歌賦,便得到最終的推演結果。

  眼下沐辰若是想繼續學習,也必須要盡快定下推演的工具。

  沐辰犯了難,無衣卻盯著這頁手稿,楞楞出神。

  “無衣,你在想什么?”

  沐辰好奇地問道,他對無衣的來歷越來越好奇,可不管他怎么問這件事,無衣都不肯告訴他。

  只是無字就展示了他的劍法,還有控制巖雀送信的能力,現在沐辰又知道無衣對古字還有研究,更猜不到這戴面具的都是從哪兒學到這么多知識。

  “我在想你學成此推演之術后,拿著布幡出去給人占卜算卦的模樣。”

  “也算是一道靚麗風景了,哈哈哈哈!”

  無衣大笑起來,沐辰卻不以為意。

  “我又不是散修,怎么可能拿著布幡去外面給人算卦?”

  “你有這時間笑話我,還不如幫我好好想一想,我該用什么做推演工具。”

  沐辰拿出草紙在上面畫來畫去,這大道天衍之術的演算同樣從太極陰陽開始,從四相八卦至六十四卦產生差異。

  他在紙上畫出一副太極八卦圖,又在八個方位下填充大道天衍之術的推演法則,不一會兒就將一頁紙張畫滿。

  又取出新一張草紙,沐辰突然興起畫畫的興致,用碳棒快速將周圍的景色畫下來,包括看著自己的無衣。

  不到半柱香時間,沐辰已經畫好,將畫紙遞到無衣面前。

  “怎么樣,我畫的像吧?”

  “你竟然還會作畫?”

  “算是吧,小時候娘親教我畫過符咒,為了能把符咒畫好,我也做過許多關于繪畫的基本功練習。”

  “后來拜入竹劍堂門下,我也時常回憶母親交給我的術法,不敢有一絲懈怠。”

  “所以畫畫的基本功也沒有落下。”

  沐辰隨意地回答道,他并不介意在無衣面前談論雙親,因為這人從來不會多問。

  無衣看到草紙上畫著自己,連藏在面具下方的驚訝眼神都描繪得活靈活現,一個突如其來的想法在腦中浮現,他已經想到這姓木的該用什么推演。

  他拄著下巴,似笑非笑地看向沐辰。

  “這張圖畫得有些潦草,你能不能再認真畫一張,就畫你見過的最美的景色。”

  “最美的景色?”

  沐辰一愣,手中還持著碳棒,記憶開始飛速攪動。

  隨著記憶翻滾,他的手不自覺動起來。

  筆快速在紙上畫下一道靚影,那是一名穿長裙的少女側影,冷漠地站在懸崖邊上,目光正在向遠處眺望。

  她的臉被面紗罩住,若隱若現。

  她的目光所及之處,破曉的霞光正與夜幕的星辰交融。

  少女持劍站在懸崖邊上,霞光與星辰在遙遠的天邊漸漸模糊,最后只剩下她隨風飄蕩的身姿……

  盡管時隔許久,沐辰最想念的和心中留下的最美的景色,還是靜女站在懸崖邊上的那個瞬間。

  畫筆停落,沐辰望著她的畫像,不知不覺間又看呆了。

  無衣拄著腦袋,他現在的確應該佩服沐辰的作畫水平,不過沐辰的畫和暫時還停留在重現上,他畫的都是他親眼見過的。

  若是他……

  能畫出沒見過的未來呢?

  想到此處,無衣嘴角又勾起一片笑意,從沐辰手中抽走此畫。

  “姓木的,想不到你還是個癡情種。”

  “這是哪個宗門的姑娘,用不用我幫你牽牽紅線?”

  “不不不不不用!”

  “聽說她的宗門門規甚嚴,我不想給靜女姑娘添麻煩,而且我們只有相處了一夜,這么久過去,她……”

  “她怕是已經忘了我吧。”

  沐辰手忙腳亂地拒絕,說著又陷入淡淡的憂傷。

  無衣從沒見過沐辰這樣,更不知道他何時喜歡上女人,難免起了挑逗他的心思,想看看他究竟有多純情。

  “你和她分開后,從未和她聯系過?”

  “從未聯系。”

  “那你怎么知道她已經把你忘了,沒準她也夜夜思念你呢?”

  “怎么可能,我在她心中只是個連正經仙器都用不起的窮小子,我可不敢奢望她會思念我,只求她沒忘了我。”

  沐辰輕嘆一口氣,思念真是一種很玄妙的感覺,感情也是。

  明明他對靜女姑娘一點都不了解,除了知道姓名長相和出身紫云頂外,她對自己來說其實就是個陌生人。

  或許對靜女姑娘來說也是如此。

  可即便這樣,他依舊沒有任何遲疑地將她一顰一笑都刻印腦中,揮灑不去。

  


  http://www.gliyrl.icu/book/11406/54199282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gliyrl.icu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真人斗牛 韩国卑诗快乐8预测 挑战王2肖4码一默认 澳门网上娱乐场平台 山西11选5个位走势图 金牌精准三尾 点点牛配资 快3彩票开奖 100元股票配资送8888 2分彩骗局 广东体彩11选五怎样中奖 李逵捕鱼现金版 下载龙江微乐哈尔滨麻将 内部资料三码中特 秒速赛车投注技巧 网赚项目介绍 股票信息哪个网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