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當災 > 第七十六章 破陣

第七十六章 破陣


  于斯年的手指一頓,在半空揮揮袖子驅散靈氣,又重新畫了一張。

  沐辰覺得好笑,他只是隨口一說,這榆木腦袋還真覺得自己畫得有問題。

  他也終于感受到話癆平時的樂趣,心中更加輕松,只是有點想念竹劍堂里的師兄和師妹了。

  他將于斯年畫的位置謹記于心,從乾坤袋中翻出幾張黃紙和狗毛筆,蘸著獸血快速畫出符咒。

  于斯年見沐辰筆力穩準,符咒線條清晰順暢,果然比自己畫得好看許多。

  “沒想到你還會畫符,不過你畫錯了,上端你多畫了幾筆。”

  沐辰卻笑著搖頭,不做解釋。

  翠綠劍芒與藍光在黑暗中穿梭,呼嘯爭斗聲不絕于耳。

  光芒閃爍,張衛敏正與追趕黑暗中的情人淚廝斗,但在沐辰這里,依舊是一片怪異的安靜。

  這是因為情人淚現身處皆距離較遠,他便專心畫符,將畫好的火符依次吹干,準備了大概幾十張的樣子。

  再算算時間,沐辰將火符分出一張交給于斯年。

  “這是延遲火符,我在原有符咒的基礎上做了些改動,被靈氣激發后要等上十幾秒鐘才會燃燒。”

  于斯年接過火符試了一下,果然如沐辰所言。

  “現在我們開始行動?”

  “三、二、一!”

  兩團光芒瞬間亮了起來,兩個身影分別向不同方向急速奔去,如隕落之流星!

  光亮之中,玄青色仙劍與純白古劍乘風破暗,于斯年皆拋開一切雜念,屏息凝神,身體也同純鈞飛劍融為一體,勢要沖破無邊黑暗!

  沐辰在心中默數,靈氣化線穿過火符,飛馳中便將火符在四周布置。

  忽從后方傳來一聲女人慘叫,在無邊黑暗之中傳蕩,沐辰頭頂豁然裂開五道狹長縫隙,絢爛奪目的日光錚錚閃爍,耀眼輝煌,瞬間把所有光彩都壓了下去。

  七彩光芒之中,只見古劍傲然出鞘,白光暴漲,幻化出巨大的白金光劍,向縫隙處斬下。

  立刻有道雜光升起抵抗,但一接觸到巨大而盛氣凌人的白光便消散得無影無蹤,連慘叫都只留下一半。

  再看沐辰這邊,那靈氣線開始收,漫天火符同時燃燒,如天空降下火雨,勢要將一切奸邪燃盡。

  慘叫聲連連,有人從黑暗處跳了出來,玄青色劍芒已向他斬去。

  轟隆!

  青芒斬過人影,人影剎那間化為兩半,殘余的劍芒依舊向后斬了數十米,最后被崖壁擋住堪堪停下,荒山深林橫枝碎石亂飛,威勢驚人。

  五行結界被端去兩角,被黑暗包裹的空間霎時像泄氣的肚子,瞬間癟了下去。

  逆轉陣法已破,光明重現。

  剩余三個角的魔宗惡徒連忙聚在一起,與此同時,張衛敏面無表情地御劍向慌張的情人淚飛去,翠綠光芒大盛,翠柳劍芒從下方陡然沖出。

  劍芒過處,情人淚又是一聲慘叫,只是當張衛敏就要取她性命,忽然從天而降一只仙鉞,救下了情人淚。

  “快走!”

  “只剩我們兩個,不能再死人了!”

  獨眼龍拉住情人淚的衣襟就跑,剩下的兩名魔宗惡徒也緊隨其后,化作兩道靈光極速消失在天邊。

  “七十二宗的狗雜種們,來日方長,我們后會有期!”

  獨眼龍的聲音在荒林中傳來,沐辰這時才意識到,原來這幾個魔宗惡徒,只有情人淚、獨眼龍、于老六和鬼見愁四人是煉氣化神境界,另外四人都是煉精化氣境界。

  所以從一開始他們發現有人跟蹤后,就想辦法將情人淚送進來潛伏,而不是選擇正面打斗。

  昨天獨眼龍與他在天上碰面,匆匆茫茫跑掉也是這個原因,他們不想讓沐辰發現這件事,泄露給張衛敏等人。

  情人淚也的確離間了甚言與南潯,通過色誘害死了甚言和齊幻羽,將假的齊幻羽換進來,也差點害死了張衛敏,還好沐辰及時看破了這一切。

  于斯年和張衛敏還要繼續追趕,那情人淚已身受重傷,只剩獨眼龍孤掌難鳴。

  斬草就要除根,還活著的不光要給被修詭道之人屠殺的村子和被殺的那幾名修士的宗門一個說法,更要抓出他們背后隱藏的魔宗組織。

  沐辰也要追去,只是眼前忽然一黑。

  ‘怎么回事?’

  ‘失血過多了嗎,還是靈氣消耗太大?’

  他搖搖晃晃地站在竹劍上,精神恍惚,連竹劍也開始晃動。

  沐辰連忙翻出牛老道的丹藥,可未等服下丹藥,只感覺天旋地轉的目眩,仿佛置身漂泊大海的船上,雙腳也如面條般癱軟。

  周圍的一切畫面、聲音都與他無關了,他如同一樁朽木,從竹劍跌落……

  ......

  不知過了多久,沐辰豁然驚醒。

  “娘!”

  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他大口喘氣,全身都在顫抖。

  左臂傳來隱隱陣痛,將沐辰從滿是鮮血和災難的噩夢中拉回現實世界。

  他定了定神,才想起自己突然暈倒。

  向四周看去,他看到這是一間廂房,有兩扇小窗,房中擺設奢華中帶有一絲貴氣,不遠處有純實木桌椅,上面擺著白瓷金邊的整套茶具。

  沐辰躺在軟床上,身上蓋著金燦燦的薄棉被,軟床正對方向的墻壁上,掛著一幅書法,上面寫著兩個大字:

  劍道!

  這一看就不是一件普通客房,從被子和杯子上的金光可以猜到,這里和幻劍盟有些關系,沒準是幻劍盟弟子的臥室,只是不知自己為何身在此處。

  抬了抬左邊肩膀,他發現左臂上的劍傷已經被重新處理過,此刻用干凈紗布纏著,沒有繼續向外滲血。

  “還行,不影響以后活動。”

  沐辰自言自語道,虛掩的門被人推開,若有似無的風吹來,帶著一絲清涼。

  他抬頭看去,是名不認識的老者。

  “木公子,你總算醒了。”

  “你已經睡了五天五夜,再是不醒來,老朽就要下猛藥了!”

  沐辰連忙起身,穿上鞋子,向他拜禮。

  “多謝前輩給沐辰療傷治病!”

  “還不知道前輩尊號,此地又是何處,我怎會在這兒昏睡五天都未醒來?”

  


  http://www.gliyrl.icu/book/11406/54335658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gliyrl.icu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真人斗牛 上期算下期平特一肖公式 詹姆斯篮球鞋系列 美国股市下跌中国股市就跌吗 福建36选7第20006期 四肖期期堆刘伯温期期准 股票融资杠杆ˉ杨方配资开户 福建快三推荐号码今天 贵州捉鸡麻将 吉林十一选五复式 河南11选5出号走势图 2018中国十大线上配资平台 北京快3开奖手机版 全民玩捕鱼安卓版 正版的贵州闲来麻将 河南快三玩法说明 手机网上捕鱼游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