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當災 > 第六十四章 對女人,要謹慎

第六十四章 對女人,要謹慎


  張衛敏更加奇怪沐辰為什么會問這種問題,不過還是仔細思考。

  “喜歡的人當然是有的,不過你若要問我最喜歡哪個......”

  “蒔花館的鶯花姑娘,秀色遮今古,荷花修玉顏,只要一見到她,我心就歡喜,如有桃花綻放,香美絕倫。”

  “金美樓的清吟小班中,有一對璧人姐妹,名曰錦繡,姐姐錦娘彈得一手瑤琴,妹妹繡娘吟得一首好曲兒,每次我與太白兄前去飲酒,都會詩性大發,通夜作出幾首美詩絕句。”

  “還有那香蘭館中的冰冰姑娘......”

  沐辰聽著張衛敏細數他喜歡的姑娘們,感覺自己好像問錯了問題,因為他突然想起自己在竹山上時,好像從沒見過衛敏師兄用清心解欲的竹梳子梳頭。

  再回想煙瀟瀟的凄凄哭聲,他也不由暗罵一句渣男,為煙瀟瀟的心意感到惋惜。

  此刻張衛敏已經細數了十幾位紅樓姑娘,卻還沒有停下的跡象,沐辰拄著腦袋,終于忍不住喊停。

  “師兄,我不是在問這個!”

  “我是想問,你有沒有想要和她永結同心、結為道侶的心愛之人!”

  “?”

  張衛敏驚訝地看著身旁少年,突然意識到沐辰今年也有十六,都快和自己一樣高了,這個年紀的男孩開始對這些方面產生懵懂和好奇也是正常。

  他再轉念一想,露出不懷好意的笑。

  “小師弟,你該不會有喜歡的姑娘了吧?”

  “沒有!”

  “絕對不是!”

  “師兄,你可不要亂說!”

  沐辰跳起來否認,拼命搖擺頭手,臉上卻泛起紅暈。

  張衛敏笑著搖頭招呼他坐下,讓他不要那么緊張,又望著天邊明月,突然說了幾句沐辰聽不懂的話。

  “多情自古空余恨,好夢由來最易醒,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小師弟,如果你感覺自己喜歡上一個人,那你一定要小心,不要讓自己陷進去。”

  “倘若有女人對你投懷送抱,你就更要謹慎些咯!”

  沐辰還想問為什么,張衛敏卻不再解釋,反問他想不想和自己比劃兩下。

  他心想自己拿到衛敏師兄借的仙劍,還未好好與仙劍磨合,便翻身祭出仙劍,在月下與張衛敏比試劍法。

  兩人驅動仙劍,并未在劍中注入太多靈氣,只是切磋劍招。

  沐辰更把之前感悟到的技巧施展出來,也算是為明天真正與魔宗歹人的廝殺做熱身了,只不過從那日在秋城與于斯年比試過后,他就再也不能將兩種劍法很好融合。

  劍風舞動,落葉蕭蕭。

  就在他們暢快地舞動仙劍之時,一雙泛著幽光的眼睛藏在榆木樹后,眼中陰晴不定。

  ......

  當太陽從東方升起,破曉的陽光抵達彼岸。

  仿佛冥冥中有什么呼喚一般,成群的烏鴉忽然飛起,在天空盤旋許久,往東朝著太陽飛去。

  沐辰和張衛敏收起劍招,擦去額間汗水,各自找地方休息的人也相繼起身,九人又重新聚在一起,領頭的齊幻羽主動鼓舞人心。

  “各位同修,根據甚言兄弟追蹤符的指示,那些人的活動習慣果然沒變,天黑緩慢趕路,在日出到清晨時休息。”

  “老話說得好,寅時是埋伏暗殺的最佳時機,機會只有一次,我們不成功,便成仁!”

  眾人慎重點頭,紛紛祭出仙劍。

  這次計劃是借著晨色朦朧,九人分成三組行動,分別從左中右三個方向同時包抄七名魔宗歹徒。

  其中齊幻羽、張衛敏和甚行一組,甚言、煙瀟瀟和南潯一組,于斯年、佑謙和沐辰一組。

  本來齊幻羽將沐辰分在甚言和南潯一組,不過在甚言和南潯的強烈要求下,沐辰就只能同于斯年與佑謙一組,這也是因為齊幻羽、張衛敏和甚行三人的道法能做出不錯的配合。

  對于這樣的分組,于斯年雖然不滿,但按照他的性格是不會主動提出對這種事的異意,因此分組就這樣定下來。

  到了此時,于斯年還是不愿意看沐辰一眼,純鈞鏘地一聲出現,他便踏上仙劍,一言不發地竄出去了。

  “各位朋友,實在對不住,斯年他就是這種性格。”

  “沐公子,我們走吧。”

  佑謙祭出赤焰劍,追著于斯年趕去,沐辰回頭看了一眼羞羞瑟瑟的煙瀟瀟,見她投來柔情的目光,心中惶惶,也連忙御劍。

  此舉事關重大,個人恩怨情仇放在此時提就太不合適,顯得很沒有大局觀念。

  九道靈光相繼散開,在低空林間穿梭,這樣就不容易被人發現。

  他們的飛行速度也沒有特別快,而是保持在一定范圍內,以保證三組人馬能幾乎同時抵達,包抄圍剿。

  太陽才剛剛展露額頭,空氣里彌漫著破曉時的寒氣,樹葉上也蓋滿灰色露水。

  沐辰和佑謙跟在于斯年身后,根據追蹤符的指示,他們還需半個時辰才能感到,沐辰卻已經感覺心臟強有力地躍動著。

  也不知是激動還是緊張。

  三人無言飛行,在黎明昏昏沉沉的視野中,沐辰看見佑謙的喉結幾次涌動,好像也在緊張。

  其實佑謙平日里只也參加過圍剿妖獸的活動,和沐辰一樣,他從未對付過真人,只是陪著于斯年才同意幫忙。

  畢竟殺人和殺掉兇殘猛獸可不一樣,若有道心不堅定者,即便殺的是那些作惡多端的惡人,內心也久久不能安穩。

  又過了一會兒,佑謙突然找了個話題,希望能緩解緊張。

  “沐公子,你的……血玉,已經決定好煉制成什么樣的仙器了嗎?”

  “決定好了,就煉制成仙劍,劍的外觀尺寸也都設計好了,等我幫師兄誅殺那群屠村的賊人,便回山煉劍。”

  聽到這樣說,佑謙心中了然。

  之前他也在同于斯年的打斗中見識到沐辰的劍法,昆山玉正是他最配的。

  “那血玉中的兇煞怨戾四種沌氣,你打算怎么處理?”

  佑謙再次好奇地問,本來要是玉中不帶那么多污穢,他肯定要買回去送給師父,沒準能煉出一件超越仙器的極品寶器。

  “其實我也沒想好,璞玉尚未切割,只用靈識檢查的話,也無法確定后面用來煉劍的部分需要凈化多少兇煞怨氣。”

  沐辰在佑謙提到血玉時便想到他一定會問這個問題,便挑著些不重要的回答。

  因為此刻是圍剿魔宗之徒的關鍵時刻,直接將血玉的事告訴他們,難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天色更加清明,佑謙也不再追問。

  前面就是魔宗之人的落腳地,他們該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http://www.gliyrl.icu/book/11406/54581397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gliyrl.icu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真人斗牛 股城模拟炒股网页 福建快3开奖列表 追光娱乐下载网址 贵州11选5哪里可以玩 管家婆四肖精选期期准四不像 建设银行股票行情 广东福彩26选5开奖结果最新 捕鱼来了辅助一炮死 经典四人麻将单机版 双码是什么数字 发财一码一肖公开验证 南洋股份股吧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360 体彩福建31选7 河南十一选五走资图 霸王股票今日股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