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當災 > 第五十九章 賺翻了

第五十九章 賺翻了


  “這自然是因為如此體積的玉石,不可能放進嘴里,而且此玉乃璞玉,尚未精雕細琢,而且怎么會有人用做陪葬?”

  “說得不錯,小子你跟我七天,學的倒是挺快。”

  “你再仔細看里面的血。”

  張半仙捋著花白胡子,食指指向昆山玉內絲絲血脈,還特意順著血絲滑動。

  沐辰還不明白此舉何意,目光一直跟著張半仙手指轉動,恍然間,他忽然感覺自己好像看出來點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沒發現。

  就在此時,沐辰似乎看到玉中血塊好像動了一下,他嚇了一跳,耳邊又傳來老道士的哈哈大笑聲。

  “木小子,你還不明白嗎?”

  “這塊昆山玉中的血還在流動,說明浸在里面不是死物的血!”

  “那就說明……”

  沐辰聽張半仙這樣說,瞳孔微張,心中開始顫動,卻不是因為害怕這類負面情緒。

  他大口呼吸,吞咽口水,手捂心臟,感受著強壯的躍動再一點點增強。

  “那就說明,這塊玉中有極大的可能并未蘊藏怨氣,也絕對不會吸引戾氣!”

  “死物招怨,活物招靈。”

  “先不說這玉中浸的究竟是不是活血,尋常人之精血一匙,修士精血不過三碗,我剛才仔細查看,此昆山寶玉中藏納精血又何止半斗?”①

  “況人雖靈長,食五谷雜糧而生,吞天地濁氣求活,血亦不凈,又怎有資格被昆山寶玉之靈氣滋養?”

  “因此我敢斷言,這玉中活血,非古神之血即古獸之血!”

  沐辰倒吸一口涼氣,已經對他的話感到巨大震撼,只是這張半仙卻還沒說完,他便努力按住激動不已在血玉上亂摸的手。

  “先別著急歡喜,來,你看它內部血流的整體走勢!”

  “再看昆侖虛東側的山脈走勢!”

  張半仙努力抑制激動,從乾坤袋中取出神洲大地全貌圖,平鋪在桌面,指著西北方向一處連綿不斷的大山。

  沐辰仔細檢查昆侖丘的每條山脈走勢,和玉中血絲一一對應,赫然發現,這血絲竟然和山脈全能對上!

  這也就是說,這塊昆山寶玉不是從昆侖山上隨便一處玉礦開采得到,而是由昆侖山靈脈孕育!

  “在昆山靈脈上孕育的昆山玉的價值至少十萬兩以上,加上里面浸染的古血,價值又何止成倍增長?”

  “沐辰,撿便宜了,你撿大便宜了!”

  這時張半仙才算終于把關于這塊價值連城的血玉他所知道的一切,完完整整地講述給沐辰知曉。

  沐辰的喜悅也在此刻全部爆發,就差開心得手舞足蹈,只是介于清心寡欲的規矩,不停撫摸著昆山寶玉。

  玉能賣多少錢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即將成為自己最珍貴且獨一無二的本命武器!

  修仙之路漫漫,只有本命相伴。

  這句老話描述的正是修道者在修仙路上越來越孤獨的畫面,也正是因為如此,有追求的修道者都不會輕易煉制本命仙器。

  對絕大多數修士來說,本命仙器是唯一的,因為煉制本命仙器時要付出的心血太多,一輩子也只能付出一次。

  “哎,沒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能有幸遇見你這小子,引我頓悟,還一起見識了此等價值連城的稀世之材。”

  “我這輩子也算沒白活了。”

  張半仙突然感慨,也不似之前激動,竟然露出老人疲憊,坐在一旁嘆氣,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沐辰見他這樣,心中狂喜淡去,不知張半仙為何這樣。

  “張前輩,您怎么了?”

  “也沒怎么,看到你得此寶玉,心里替你高興罷了。”

  張半仙撩起衣袖,蹭了蹭眼角。

  他坐在椅子上緩了片刻,從乾坤袋取出一個小冊子,交到沐辰手中。

  小冊子封面是墨綠色書封,冊子很新,上面的墨跡也很新。

  沐辰翻開第一頁,便看見幾個蒼松有力的行草大字——張旭昌贈吾友木辰。

  “這幾日相處,我也將這幾十年煉器心得告知,還有些關于你煉制本命仙劍時要注意的細節地方,我全都寫在這上面了。”

  “張前輩,你這是要……”

  “我在此停留已久,是時候離開了,你有你該回的地方,我也有我的行程。”

  “小子,你本性純良,道心不偏不倚,天資悟性極佳,我活百年少見,不過小老兒還是勸你一句,以后出門在外,有些事要管,有些事就不要再管。”

  “你道途無量,但在修道過程中難免遇到不順心、不如意、看不慣、不忍心的事,真到了那時也不要迷茫,記住你最開始是為了什么才踏上這條道路。”

  “天地雖廣,也讓你我相遇,神洲雖闊,不過兩千余萬方。”

  張半仙完完整整地向沐辰行了個道家最標準的平輩禮,甩著洗得泛白的蒼青道袍,右手端著布幡,趟大步邁出茶館三樓包廂。

  “沐辰,來日方長,我們有緣再見!”

  沐辰同樣回以道禮,臉遮闊袖之下,掩淚,大聲恭送。

  “張前輩,珍重!”

  “有緣再見!”

  ……

  送別張半仙后,沐辰雖有不舍,卻也知離別在所難免,不該被悲情所累。

  人這一生,來也孑然,去也孑然,煌煌天路,才是大道。

  吃完桌上的茶,他也整理好心情,帶著血玉和張半仙贈與心得冊子,闊步走出茶樓。

  天色漸晚,秋城也不復前幾日的熱鬧景象,買好輔材料和給師兄師妹的禮物后后,沐辰祭出御劍飛出秋城,他須得在天黑以前在城外找個安靜地方住下。

  “今天先按照張前輩替我設計的模子在血玉上畫個大概,明天一早就回竹山。”

  “一晃離宗已有十余天,也不知道話嘮他們過得怎么樣了”

  想到此處,沐辰臉上就不自覺掛滿笑意。

  他在被黃昏渲染成暗金色的天上飛行,四處尋找有沒有可以擋風遮雨的好地方休息,視野中忽然出現七道疾馳而來的靈光。

  只見一群穿著黑色袍子的修士迎面飛來,按照這種方向和速度,沐辰馬上就會與他們相遇,

  在神州大陸上,若有兩方修士御器飛行時偶遇,有禮貌的修士會放慢飛行速度,在天上寒暄一陣子,說明自己宗門來歷和去意。

  若一方修士無意結交,或有急事在身,可以選擇提升飛行高度,這樣兩方就不會迎面相遇,避免尷尬。

  不過這種習慣也導致一個非常不好的現象。

  有時候兩方修士都無意與對方結交,就會差不多同時提升飛行高度,而此時他們又將要碰面,雙方就需要繼續提高飛行高度。

  同時某些修士認為,飛行高度也代表了宗門臉面,因子自己絕對不能比對方飛的低。

  這時若沒有一方先行罷手,主動降低飛行高度避免碰面,兩方的修士就可能不斷攀比誰飛的更高,一直到他們在云層相遇。

  更有甚者為此大打出手,互問對方祖宗。

  注:①一斗=10升


  http://www.gliyrl.icu/book/11406/54602804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gliyrl.icu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真人斗牛 股票推荐的所有 大众麻将手机版下载 北京快3助手手机版 捕鱼游戏怎么玩能捕到鱼 股市今日大盘分析 黑龙江的11选五的漏洞图 哪个网络游戏好赚钱 河内5分彩走势 华东15选5走势图彩经网 如何看股票的涨跌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昨天 贵州茅台股票行情 广西南宁老友麻将 内蒙古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 浙江体彩6 1历史开奖结果 今天选四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