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當災 > 第五十八章 不夠瀟灑

第五十八章 不夠瀟灑


  “你身上竟然還藏著一套從兇獸身上取下來的材料?”

  “是我失算!”

  于斯年氣憤地將金子收回乾坤袋,他不愿再找佑謙借錢,只要臺上那個能把材料賣出兩千兩,他就拿出不更多錢了。

  更別提此刻在他身后不斷響起的聲音。

  “四千兩銀子我要了!”

  “我加五十兩!”

  “我加八十兩!”

  “幾個窮蛋,還幾十兩幾十兩加,我出四千二百兩!”

  “我出……”

  叫價聲此起彼伏,于斯年臉上的高傲此時卻顯得可笑,還有幾個他身邊的修士半遮著臉打趣。

  “哎呀,我說于公子啊,人家沐公子身上帶了多少煉器材料,也沒必要告知你吧,你怎么還能說人家是用藏的?”

  “就是說呀,不管是普通人還是修士,都不能太快把自己底牌講出來,因為一塊染了污的玉,于公子的臉面可是丟大咯。”

  “嘖嘖……”

  無名無輩的修士在一旁譏諷,于斯年臉上色彩斑斕,那旁之前質問的女修又用四千六百兩銀子拍下兇獸材料,只有佑謙拉著于斯年想要盡快離開。

  “斯年,這拍賣會都要結束了,我們還是回去吧?”

  “哼!”

  于斯年負手甩開佑謙,獨自走出會場,佑謙只好和器宗其他幾位前輩拜別,再次追著于斯年背影離開。

  其實于斯年并不知道的是,沐辰之前為了買下百年沉香木已經花去兩千五百兩銀子,就算把兇獸材料賣出,身上的銀子也和他能給出的價格差不太多。

  只怪他凡事總要看得過于絕對,連一絲余地都不給自己和他人留。

  自由拍賣會場里只剩下的兩位器宗前輩,他們站在一旁,也交談起來。

  “沒想到這次小小的秋城拍賣會,不光有血玉出現,一個剛剛踏入煉氣化神境的小子手里也有兇獸材料拍賣。”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時代不同了,只是不知道那小子為何要買下塊血玉,難道他以為自己道法能鎮住那昆山血玉里的東西?”

  “我也不知,可能是真有什么法子吧,也有可能是個癡兒,誰知道呢?”

  “其實那兇獸材料,我也想下手來著,只是幻劍盟的小子站我旁邊,好歹還是給他個臉面。”

  “嘖,臉面有什么用,相比帶污之寶玉,當然還是兇獸材料實用性更強,畢竟兇獸被誅殺時,體內的怨氣就散了,不會對煉制的仙器產生任何影響,而這天生的玉石碎了,就連靈氣也會跟著怨氣一起消失。”

  “是啊是啊,不過你知道的,我最好面子,跟一群小輩搶兇獸材料,不是我風格……”

  兩位器宗前輩隨意聊著,沐辰已經完成與那女修的交易。

  這名女修穿著一襲白錦長裙,隔著面紗,讓人看不清容貌年紀,只是接過沐辰手中的兇獸材料時,她耳根子泛紅,完全沒有之前質疑于斯年時的霸道。

  “木公子,我叫白冰,來自……”

  “喂,那個姓木的,你還要不要血玉了?”

  臺上戴面具的男子似乎有些不悅,直接打斷了白冰的話。

  “要的!”

  “自然是要的!”

  “不好意思,白冰姑娘,我還有點事,感謝你今天買下兇獸材料,我們改日再聊!”

  沐辰急匆匆地回到拍賣臺上,與戴面具的一手交錢,一手拿玉,將白冰獨自留在臺下,沒有任何猶豫。

  白冰見沐辰轉頭離開,還想說些什么,但幾次張口都沒說,在地上跺腳幾次,氣哄哄地離開了。

  沐辰即便沉穩,也畢竟是個十六歲少年,心里惦念著血玉的事,想馬上把他把東西拿到手,再讓張半仙解釋為何他讓自己一定把血玉拍下來。

  當這塊血玉被沐辰捧在手上,瞬間有種微妙的感覺從掌心傳來。

  不過他此刻還站在高臺上,生怕自己失手把玉摔了,就先將它當回乾坤袋中,和戴面具的寒暄幾句。

  此時的自由拍賣會也正式結束,修士們魚龍走出,外門修士也出來打掃,準備歸還臨時借來的拍賣會場。

  “道友,我們今天又在這里見面,也不知算不算有緣,我還買了你的寶玉。”

  沐辰笑呵呵地說道,臉上充滿陽光。

  “或許是有緣,也或許不是。”

  無衣做了個請的動作,兩人躍下展臺,沐辰則回到張半仙身邊。

  “快、我們快找個地方,我要再好好看看你那塊血玉!”

  張半仙終于等到沐辰回來,拉著沐辰就要往外走,沐辰再轉頭看向那個戴面具的,只見他抿嘴輕笑,化作一縷暗光消失在通道深處。

  “姓木的,再會!”

  ......

  “真是個怪人。”

  張半仙看著無衣疾速的背影說道,一開始他對無衣充滿戒備,但這家伙幾次現身,都是在幫沐辰,他也就不再對無衣抱有那么多敵意。

  “他算不得怪人。”

  沐辰突然反駁了一句,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奇怪,為何會幫那連姓名都不愿留下的人說話。

  “那他是個瀟灑的人。”

  “也許吧,不過我感覺他還不夠瀟灑。”

  “此話怎講?”

  張半仙更加奇怪,那個戴面具的男人不管是行為還是言語都很放肆,衣著更加浪蕩不羈,頗有古朝名仕之風。

  而且他既有上古名劍傍身,又有侍女仆從在側,怎么沐辰還說他不夠瀟灑?

  “他若真是瀟灑,為何一直戴著面具?”

  “不管行為言語如何放肆,只怕他心中都有道邁不過去的坎兒吧。”

  沐辰搖搖頭,不再說話。

  他們徑直離開會場,隨便找了個茶館。

  進入包廂后,張半仙迫不及待地叫沐辰取出血玉,用靈識仔仔細細檢查。

  大概過去半晌,張半仙終于收回靈識,將血玉放在桌上。

  “怎么樣?”

  “前輩,您倒是說話呀!”

  沐辰難得有些焦急,花了一萬多兩真金白銀買回來的昆山血玉,究竟能不能煉成與自己絕佳般配的仙劍,他心里也沒十足的底。

  張半仙還是一言不發,從乾坤袋中翻出幾張泛黃書頁,手指用舌頭潤濕,眼睛貼在上面看字。

  “這是什么?”

  “小聲點,這可是從器宗藏書閣禁室里從古籍上抄到的,我珍藏幾十年的寶貝!”

  “沒錯,我果然沒記錯!”

  張半仙倏地收起殘頁,又恢復了他那種高深莫測的模樣,給自己倒上一杯熱茶。

  “木小子,你可知為何我見到這血玉,就知道它不是從棺材里出來?”

  


  http://www.gliyrl.icu/book/11406/54608953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gliyrl.icu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真人斗牛 如何开股票账户 极速赛车开奖是真的吗 武汉麻将在线 大乐透后区选号99%绝招 私募基金与资产配置 波克棋牌最新完整版下载 最大彩票平台排名 武汉30选5今天预测号 辽宁福利彩票官方网站 公牛配资 湖北30选5计划 海王捕鱼手机版 中小盘股票推荐 山西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北京麻将有几种胡法 极速时时彩有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