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當災 > 第五十二章 割讓

第五十二章 割讓


  黃沙宗修士獨自坐在桌前,滿面愁容,飯菜一口未動,只是不停向杯中倒酒.

  桌子上還放著用黃錦包裹的沉香,口中嘆息不停,念念有詞。

  “紛紛擾擾三十年,渾渾噩噩已半生,得得失失終不醒,唯有杯酒最知心。”

  “今日有酒,今日醉,人生不要活得太疲憊,好也過,歹也過,只求心情能湊合......”

  他一邊小口細飲,一邊絮絮叨叨地念著飲酒祝詞,拿起木筷子,有節奏地敲擊白瓷小碟.

  瓷碗聲音清脆,正好與那渾渾噩噩的聲音交相呼應,更襯得他落魄失意。

  待這一壺濁酒飲盡,筷子驟然停在半空,他重重嘆息。

  “師兄弟們把買師父百歲生辰壽禮這么重要的事托付給我,我卻用兩千三百多兩銀子買來這個次品,黃研啊黃研,你究竟要如何向大家交代?”

  “這銀子也是平日大家攢下的,小五為了給師父湊壽禮錢,仙器壞了也不舍的換新的,只用精鐵修補后繼續使用,我真是太不小心。”

  “眼下這拍下的物品肯定不能退換,要不我就把這塊沉香當做千年沉香送給師父?”

  “可就這樣回到宗門,欺上瞞下,在百壽宴上送出這種東西,我......”

  “唉!”

  說著黃研又重重嘆息,一把拽出另一壺酒的木塞,直接將酒倒入口中,大口灌入,眼眶微紅。

  沐辰扶著木梁的手掌微微收縮,心里自然有一番滋味,若今天中午沒有把事實真相告訴給黃沙宗修士,他此刻也就不會如此痛苦糾結。

  但不將實情說出,那一刻的自己,心中同樣無法安寧。

  此事如若不能妥善解決,在沐辰以后的修道路上,恐怕也會成為一道雖細但深不見底的裂紋,永遠填補不了。

  掌背青筋縮動,他掀起紗簾,徑直走入包廂。

  捧著酒壺灌酒的黃研聽見有腳步聲,還以為是店小二進來,擺手讓他出去,只是那腳步聲越來越近,昏昏沉沉的黃研放下酒壺,側手擦干嘴角的酒,突然看見沐辰。

  “是你!”

  “你又來做什么!”

  “還想繼續羞辱我買的千年沉香嗎!”

  黃研驚得從凳子上蹦起,一把將酒壺扔在地上,抬手就祭出一柄鉞形仙器。

  靈壓劇增,仙鉞直逼沐辰的臉。

  他臉部扭曲通紅,氣得咬牙切齒,對沐辰的恨意撲面而來,若不是這小子,就算把這年份不足的沉香當做禮物送給師父做壽,心中也不會受到任何譴責。

  “要不是你!”

  “要不是你,我也不會......”

  沐辰直面仙鉞,碎發浮動,躲也不躲,看得張半仙心驚膽戰。

  他已經完全懂得黃研的復雜心情,在整件事情中,其實并無誰對誰錯,只是事已至此,就必須要由沐辰來做個了斷,防止負面情緒繼續擴散。

  雙手合十相抱,沐辰目光直視黃研,忽然向他鞠躬拜禮。

  “黃研師兄,之前是我唐突,還請師兄見諒。”

  “此次我下山購買材料,正好需要幫宗內一位擅長煉藥的師叔購買陳年沉香,作為上品清心丹的藥引。”

  “沐辰今日參加拍賣會整日,只看到黃研師兄拍下的這塊沉香,拍賣會上再無其他沉香拍品,因此沐辰斗膽請師兄將那塊沉香讓與我。”

  “我愿意用兩千五百兩銀子從師兄手中購得此塊沉香,以討門內長輩歡心。”

  “沐辰,你瘋了!”

  沒等黃研從震驚中回神,張半仙先將沐辰后拉,一把拍在沐辰腦袋上,恨不得再用斧頭劈開他的腦殼,看看里面裝的究竟都是些什么東西。

  “你、你莫不是在騙我......”

  黃研也瞪大眼睛,兩道濃黑的劍眉下方,不可置信地扭著鼻子,張開大嘴,連喉嚨都能看到。

  受到御器者心神動蕩影響,仙鉞也鏘地跌落在地,憤怒的靈壓如泄了氣的皮球散開,包廂一時間陷入安靜。

  “黃研師兄,沐辰絕無半點欺騙戲耍之意。”

  “請問你可愿將沉香轉賣于我?”

  對張半仙的阻止并無反應,沐辰向黃研再拜道禮,又說了一遍自己的請求,言語間情真意肯,似乎真的要買下那塊有問題的沉香。

  黃研心中幾次浮動,他知道沐辰中午說的話都是真的。

  因為他也不是隨意聽信他人言語之人,有人說這塊沉香年份不足千年,他自然要再自己確認一番。

  今日下午他就在驗證這塊沉香的年份中奔波,結果經多方檢查驗證,確認這塊沉香的年份的確不足千年,只有八百到九百年之間。

  雖然年份上只差一百多年,在功效上可不只是百倍差別。

  黃研終于死心,回到暫住的客棧借酒消愁,想著如何向門宗內的父老鄉親師兄師弟們交代,眼下這么個‘傻子’突然冒出來,他有萬千歡喜雀躍,只是不好在此刻表現出來。

  “難道你今天中午故意貶低我這快沉香,就是為了讓我把它低價賣給你?”

  黃研故意試探,因為他實在想不明白,這竹劍堂的弟子為何要在明知道這快沉香不值一千兩銀子的情況下,還要從自己手中買走。

  再看眼前這少年言行舉止與常人無異,好像也不是個傻子。

  他瞳孔微顫,突然想到這混小子中午時可能只是為了低價買下沉香,才對自己胡亂說沉香年份不足,結果瞎貓碰上死老鼠,碰巧被他說中沉香年份的真相。

  若事情真是這樣,他也能沒有任何愧疚地將沉香賣出去了。

  “正如黃研師兄所言,先前沐辰買香心切,才惡意貶低師兄拍下的沉香,而后沐辰心中忐忑,似有毒蛇纏身,一刻都不得安寧。”

  “也正因此機緣,沐辰才得悟世道,明白出口之言需當慎重的理,最終沖破煉精化氣之界限。”

  “師兄與我有悟道之恩,此恩情難報,沐辰當永記于心。”

  沐辰主動坦然地承認了黃研的全部猜測,一旁的張半仙剛要反駁黃研,替沐辰解釋他的真正用意,那雙清澈純粹的眼就微微搖動,阻止了張半仙的話。

  黃研一聽,心中大喜,臉卻緊緊繃著,不敢有絲毫放松,生怕被人看出來都快藏不住的笑意。

  他緊緊抱拳,微微點頭,聲音粗曠。

  “既然沐道友如此坦誠,而且你都追到此處,我看得出你是真心需要這塊沉香做藥引。”

  “你我同屬七十二門宗修士,我也愿意做成人之美之事。”

  “這沉香,就讓給你吧!”

  


  http://www.gliyrl.icu/book/11406/54672971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gliyrl.icu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真人斗牛 2019年1月份上市新股 捕鱼达人安卓版破解版 白城麻将免费挂 新疆时时彩官网10 上海时时乐哪里有卖 网络赚钱兼职 股票查询 重庆时时全天两码计划 湖北体彩什么时候开 爱玩捕鱼大圣归来提现 免费下载福州麻将 江苏十一选五规律 上海11选5什么时候开 *股票行情查询 四ill快乐12图表 安徽快3看图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