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當災 > 第五十章 交集

第五十章 交集


  艷陽西沉,純鈞跌落,古木轟然倒地,街道內一時鴉雀無聲。

  不知過去多久,佑謙御一柄暗紅色赤焰劍沖上房梁,擋在于斯年身前,帶傷的臉上滿是焦急愧疚,向沐辰拜作大禮,卻未敢將承影從于斯年脖子上撥去。

  “多謝木公子手下留情!”

  “哪里哪里,是于公子多多承讓,又有前輩借我古劍,才略勝一籌。”

  沐辰笑著放下承影,額間碎發飄然,白衣垂擺,心中是對借劍人無比感激。

  此劍輕若無物,劍過只留影痕,劍鋒之利與純鈞不相上下,甚至有隱隱超過純鈞之勢,這才能在那道即將吞噬自己的白光中沖出,落入沐辰之手。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能擋下最后那劍,同時傾注全部靈氣,將純鈞擊飛。

  死亡危機解除,于斯年眉頭緊皺,轉身背離沐辰,掐指做訣,純鈞古劍鏘地一聲從地上飛來,回到他手中。

  目光所及,便見那古木切口非常平整,甚至沒有任何多余的木屑四濺,這說明揮劍之人在揮出此劍時沒有任何猶豫,他的人也和他的劍一樣,坦坦蕩蕩,未有欺騙隱藏。

  “你的劍,的確可以斬出那種傷口,妖獸材料不是你盜取他人之物。”

  “既然如此,你更不該與無恥散修往來,壞了你們蜀中竹劍堂千百年來清心寡欲的名聲!”

  “告辭!”

  說著于斯年就化作一道金光飛離,只留下前后為難的佑謙。

  又有討債的追來,佑謙忙著應付賠償,沐辰見狀便在一旁等待,場下看熱鬧的見兩人分出勝負,無不噓然,不過也很快鬧哄哄地散開。

  待佑謙打發了那些討錢的,這才有功夫向沐辰賠禮外加抱怨,說來便雙眼掛淚,有如怨婦。

  “木公子,我那朋友是個腦子有問題的,方才他說的話,你可千萬不要往心里去,等我們回去,我也會將此事告知他師傅師門,讓他師門好好教訓他。”

  “哎,我與他結伴出行,替他收拾爛攤子也不容易,所以還請莫將此事告訴貴宗玄清子前輩,以免引得兩宗間隙。”

  “佑謙公子放心,不過是我與于公子一場比試,不值得說與師叔聽。”

  “倒是眼下于公子的疑慮打消,不知道佑謙公子是否還需要我那些品質一般的妖獸材料?”

  沐辰扶住佑謙,笑眼彎彎。

  他自然不會將此事鬧大,本來玄清子師叔就告誡過他,出門在外要少惹事端,若讓玄清子知道自己與幻劍盟的弟子在大庭廣眾之下比試,非得把那小老頭氣出病來。

  更何況自己和這位器宗劍閣的修士還有大生意要做,怎么會因為一時爭強好勝,就忘了正事。

  “需要!”

  “當然需要!”

  “沐公子有多少妖獸材料,我全都要了!”

  “如此甚好。”

  兩人在房檐上直接交易,正好先前在八寶閣樓中已經算好價錢,沐辰只留下兇猞猁身上的材料和一些妖獸頭目的血,剩下的全部賣出。

  佑謙也因為于斯年的事情,在原價基礎上還多付了些,雖然沐辰推辭,但也堅決地交到沐辰手中。

  待交易完成,兩人做道禮拜別,佑謙也化作靈光,飛向于斯年消失的方向。

  沐辰躍下房梁,街道上只剩張半仙還在等他,其余修士都回到八寶琉璃閣繼續參加自由拍賣會,只有偶爾扛著木材走過的工人,一切又恢復平靜。

  “張前輩!”

  “好小子,剛才你嚇死我了!”

  張半仙捋著胡子,身上也有些破損之處,還是方才想要沖入劍光救人留下的痕跡。

  沐辰自然知道張半仙在自己危機關頭挺身而出,雖然他所修并未斬殺之道,也沒能沖入劍光之中,但心中還是對張半仙升起更多感激。

  何況也是張半仙最先喊出借劍之事,若方才沒人借劍,他此刻絕對沒辦法完好無損地站在這里。

  “前輩放心,沐辰無礙。”

  “對了,張前輩,這柄古劍可是你向人借的?”

  皎月升起,淡淡月光灑下。

  沐辰雙手端起承影,薄如蟬翼的劍身在月光下若隱若現,劍影映在地上,有如波光。

  “不是我借的。”

  “不、等等,這、這柄古劍難道是......”

  本來張半仙搖頭否認,當他近距離見到這承影古劍,忽然提氣守神,雙手在身上抹了抹,這才伸手觸碰劍身,仔細查看不知由何種材料鑄成的古劍,臉上難掩激動之色。

  夜色漸濃,街道兩旁架起燈籠,張半仙還在查看古劍,有道低沉慵懶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蛟分承影,雁落忘歸。”

  “承影古劍,味爽之交,日夕昏有之際,北面察之,淡炎焉若有物存,莫有其狀。”

  “其觸物也,竊然有聲,經物而物不見。”①

  從黑暗中現身的男人淡淡吟道,目中熾熱透過面具的狹長眼洞,打在俊麗挺拔的年輕修士身上,在他身后,還有一名帶著面紗的粉衣侍女。

  “又是你!”

  張半仙倏地叫道,連手中的劍都差點掉了,好在沐辰穩住他雙手,這才沒讓古劍落地。

  沐辰此刻也馬上反應過來,是眼前這位古怪的修士將古劍借給自己。

  而且這只骨白色面具頗為眼熟,好像之前就見過幾次,再仔細回憶,很快想起在自由拍賣會場上,他就站在外圍,與其他人格格不入。

  同時這戴面具修士的聲音也有些耳熟,仿佛在哪兒聽過,沐辰也對這修士身份產生好奇。

  暫時穩住張半仙,他雙手掌心向上,將承影古劍緩緩呈與面前之人。

  “多謝前輩將如此珍貴的承影古劍借我驅使,若沒有此劍,剛剛沐辰恐非死即傷,性命堪憂。”

  “怪哉、怪哉,我與你境界相同,年齡相仿,你為何叫我前輩?”

  “再說此劍是我的,我想借誰便借誰,全憑一時心情,你又何須謝我?”

  無衣身穿寬松露胸的墨色華服,黑發只用繡巾在腦后挽起,一手撩起寬大的衣袖,單手去握承影古劍,便有劍鳴從輕薄劍身傳出,如有鳳鸞飛過,清脆悅耳。

  ......

  注釋①:出自《列子·湯問》。


  http://www.gliyrl.icu/book/11406/54693439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gliyrl.icu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真人斗牛 快乐扑克标志 韩国28在线开奖官方 求一个赌博的网址 澳洲快乐8官网 48减2能算出下期平码吗 白银买跌怎么赚钱 安徽六安快三开奖结果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 福建麻将十六张打法技巧 gpk捕鱼漏洞 三肖选一肖期期准首页 广西快3走势图专业版 快三倍投必死 股票指数交易 安徽快3和值推荐 发行股票和发行债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