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當災 > 第四十二章 多管閑事

第四十二章 多管閑事


  張半仙大驚失措,連忙起身四處查看。

  又想到即將到手的銀子竟然不翼而飛,只感覺怒心從中來,惡向膽邊生,今天必須要給這個出爾反爾、溜之大吉的小王八蛋一個教訓!

  “小兔崽子,還敢跟你張爺爺耍套路,真是白瞎我一上午時間還教你辨材,替你梳理靜脈絡。”

  “你跑、你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

  “就算逃得了一時,自由拍賣的時候你還不是要現身,我就在這兒死守,不信你不回來,爺爺我有的是時間!”

  張半仙氣得咬牙切齒,一把抓起布幡,走出拍賣會主場,舉目四望,尋找沐辰的身影。

  他在八寶閣里里外外找了三圈,都沒看見熟悉身影,更加確定沐辰是在故意躲他,腦子里想了不下八十個辦法,要讓沐辰后悔此刻做出的決定。

  氣呼呼地走出八寶閣,張半仙卻突然在八寶閣外的攤位街道上看見熟悉的身影,而在那道身影對面,卻是......

  “這位師兄請留步!”

  沐辰擋在身材高大魁梧的修士前面,雙手做道禮,向他作揖。

  這位身材高大魁梧的修士卻一臉茫然,上下打量了沐辰一番,終于在袖口看見宗紋標識,知道擋住自己的也是七十二門宗的修士。

  但竹劍堂說大不大,說小真的很小,這名黃衣修士還以為沐辰是來主動結交的,便皺著眉頭,冷漠回應。

  “你有何事?”

  沐辰微微一笑,將他拉到街邊人少的地方。

  “師兄,其實......”

  “其實你剛剛在拍賣會上拍下的那塊千年沉香,年份并不足千年。”

  “因為這件沉香,雖然紋路和外形與千年沉香相似,但當主持人刮下少許點燃時,香氣卻少了千年沉香最獨特的紅土氣息,且這種體積的千年沉香重量要過斤重。”

  “因此這塊沉香不足千年。”

  沐辰幾次張口,終于一口氣講出憋在心中許久的話,同時一陣清爽暢快涌上大腦,整個人都放松許多。

  當他興奮地抬頭,見這名高大修士面色陰沉,心中猜測他花了大價錢,買下不足年份的材料,此刻心中應該不好受,便想安慰幾句。

  只是沒等他張口,修士突然張口大罵。

  “胡言亂語,莫名其妙!”

  “我們黃沙宗與你們竹劍堂向來井水不犯河水,你個小道,卻為何要來貶低我買的千年沉香?”

  “你最好趕緊從我眼前消失,我就當剛才的事沒發生過!”

  “若你再敢在我面前胡言亂語,或是去別處胡亂詆毀,就別怪我不給竹劍堂面子,抓你回去審問,再讓你們宗主玄清子親自到我宗門要人!”

  黃沙宗的修士怒發沖冠,說著便要祭出仙器,給眼前這不知天高地厚得修士好看!

  沐辰自然沒有預料事情會變成這樣,他還想解釋,脖領子卻突然被誰抓住,一溜煙兒被拖跑數十米,進入一條小巷。

  他滿臉困惑地轉身,這才看見是張半仙將他拖走,心中有萬分不解與委屈,此時只能說與老道士聽。

  “前輩,為何拉我逃跑,難道上午跟我說的煉器材料知識,都胡亂說的?”

  本來張半仙累得氣喘吁吁,滿頭大汗,聽到沐辰的疑問更是氣不打一處來,身體都還未緩過來,就手指沐辰鼻子,氣急敗壞地罵道:

  “爺爺、爺爺我煉器七十余年、煉器七十余年!”

  “煉器時間比你們竹劍堂宗主玄清子的年紀都大,你這娃娃竟敢說我胡說!”

  “你、你真是......”

  張半仙掐著腰,被沐辰氣得昏頭脹腦,身為修道之士,竟然半天說不出話來,此刻只能拄著布幡順氣,平復心神。

  沐辰聽他這樣說,更加不解。

  他緩步走出巷子口,向街道右側看去,發現那黃沙宗修士已經御器離開,化作一道黃光消失在秋城上方。

  轉身回到張半仙身邊,滿臉失落。

  “既然前輩皆無虛言,那為何我將千年沉香一事說與黃沙宗的師兄聽后,他會如此憤怒?”

  “難道就是因為我境界尚低,宗門實力不強,說話就沒有可信度嗎?”

  張半仙平靜片刻后,怒氣消了不少。

  他看著眼前半大少年,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明明還未成年,心思卻如此之重,也不知是好事壞事。

  再回想他不聽自己勸阻,拍賣會散場后就第一時間去找那被坑了的黃沙宗修士,心中既有氣憤,又有惋惜。

  他試著調整體態與沐辰勾肩搭背,爭取讓自己的話聽起來更加輕松隨意。

  “可信度?”

  “不、不不不,跟那種東西沒有關系。”

  “嘿,小子,你是不是從來都沒想過,別人想要的是什么?”

  “其實簡單來說,就是你過于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了。”

  “雖然有時候這也算是一件好事,能讓你在修道過程中更加專注,對自己說過的話和承諾也會很執著,所以這種情況解釋起來還有點麻煩......”

  “不如我這么問吧,你從前有沒有因為自己的執著,而給其他人造成苦惱?”

  沐辰本來沉悶,聽到張半仙這樣問,忽然瞪大雙眼,腦中竟晃過秦修子離開之后在竹山上的畫面。

  更不知為何,這四年來在竹山上修道,許多不被他注意的畫面也一一浮現。

  傅藝時常流露的失落和擔憂……

  衛敏師兄突如其來的愕然……

  大師兄躲在屋子里痛哭……

  四師兄的嘆息,還有其他師兄們眼中的質疑和隱忍......

  此刻,他突然意識到什么,那些最不經意間表露出的真實情感,都像一記記重拳,狠狠打在沐辰臉上。

  就連玄清子對他的訓斥,都從來沒有讓他產生過這種感覺。

  自責、后悔,還有......

  大概悲涼。

  張半仙見沐辰的心神動搖的如此劇烈,心知自己沒有猜錯。

  他再次默念《道經》,用自身靈氣引導沐辰度過此劫。

  雖然知道自己將話說得如此直白,一定會讓他心生動搖,但這也是這種性格的人在修道路上的必經之路。

  就算此刻張半仙沒有明說,沒有挑破這道執障,執迷的種子已經在沐辰心中種下,執念發酵得越久,對后續影響越大。

  畢竟,當年他自己也是受到類似影響,才導致自設上限,沒機會追尋那條大道的至高峰了......


  http://www.gliyrl.icu/book/11406/54752641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gliyrl.icu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真人斗牛 法国股票指数 一分钟开奖的彩票软件 今晚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浙江11选推荐 排列五今晚预测号码为 浙江25选5开昨晚奖结果 2019金蟾捕鱼下分版 熊猫四川麻将辅助 四川金7采开奖结果 安徽快三单双计划表 股票推荐论坛 2020年海南环岛赛 十大赌博官方网站平台 陕西快乐10分钟前三直振幅 上海11选5前三直 富贵棋牌游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