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當災 > 第二十一章 時光荏苒

第二十一章 時光荏苒


  時光荏苒,日月穿梭。

  一晃四年過去,秦修子的離開并沒有讓竹劍堂和冷清的竹山發生太多變化。

  不過竹劍堂眾人在師叔玄清子的帶領下,還說改變了以往大張旗鼓給其他宗門提供幫助、共討兇獸的習慣,安心在自己的管轄范圍休養生息。

  對于玄清子來說,討伐兇獸固然重要,但竹劍堂的存亡同樣重要。

  在他掌管竹劍堂的這幾年里,玄清子每日做的最多的就是下山去尋找適合修仙的根基,四年時間便收徒數人。

  只不過他收的徒弟大部分天資都只能算最下層,也都過了修道者最佳的年歲,就算修了仙道,這輩子也只能處在個不上不下的位置,當個外門弟子,難以沖破天地元壽之限。

  這日清晨,太陽初升,好一片生機祥和。

  靜謐的竹林深處,溪水潺潺,深淺不一的綠叢中,只見有人身著月白色長衣,葉紋云袖,單手做訣,祭出一柄翠綠竹劍,以自下而上的挑劍式起手,身隨劍舞。

  霎時間,劍氣凌空,勢如破竹!

  這竹劍在他手中,更有數十種變化,一經推演,變化繁雜至極。

  劍招戛然而止,林中新竹紛便紛倒下,竹葉漫天飛舞。

  他側身而立,身長如筍破泥,玉面納日月之凝脂,濯濯如春柳,眉宇透著一絲成熟,但絲毫不顯蒼老。

  劍背指上,又見這人沉穩中帶著些孤獨,光彩灼灼,卻并不給人以壓力,倒是那深沉的雙眼好似深淵,霧氣環繞,又有淡淡的憂傷藏匿。

  忽然,一道青綠色的光從西飛奔而來,來勢快而洶涌,直指這人頭頂。

  面對突然襲擊,若要換了旁人,縱使不會毫無招架之力,也必然會在這突襲中亂了方寸。

  不過翩翩少年似乎早就吃透了來者的攻擊,只是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見招拆招,又來了一招虛虛實實。

  呲呲兩聲劍鳴,偷襲者穿著的淺色帶紅的衣衫上便破了六道口子,每道口子都有半尺來長。

  若劍鋒再深,那就要血濺竹林了。

  “停停停——!”

  “不打了、不打了!”

  “沐辰!”

  “你這渾小子,耍劍時沒輕沒重的,差點劃傷我這張俊臉!”

  慘叫的聲音響起,沐辰便右手掐決,停下竹劍,將竹劍收回乾坤袋中。

  在他面前是一名體型高大、穿著湛紅色衣衫的颯爽男子。

  四年過去了,傅藝也從一屆頑皮少年長成風度翩翩的修仙道士,腰間還綁著一根深色龍鳳紋腰帶,如云如墨的長發挽了道冠,一雙鳳眼惺惺松松。

  他的個頭長得很快,比沐辰還要高上幾分,若站在那里不出一言,旁人也會夸他從容不迫、玉樹臨風。

  只不過他一張口,就又恢復了他懶洋洋的賴皮氣質。

  “喂,我說小祖宗,看到你傅師兄過來,怎么連個招呼都不會打,你真是越發沒有禮貌了。”

  傅藝自說自話地走進竹亭,話語中都是對沐辰的不滿。

  沐辰倒是對他這種態度司空見慣,也回到竹亭,盤腿坐在圓蒲之上,臉上充滿笑意。

  “怎么,話癆師兄,后山的三片靈果園子澆完水了?”

  “靈尊你都照顧好了?”

  “竹劍第三十二式練會了?”

  “還是說你今天的修道作業都完成了?”

  面對接踵而至的幾個問題,傅藝噗地噴出一口涼水。

  “沐辰!”

  “你還真是一大早上就給我找不自在,靈尊最近不在山上!”

  “唉,看來你一件事也沒有做好,就敢跑到我這里偷懶,不怕師叔又罰你挑糞?”

  沐辰笑著端起茶杯,搖了搖頭,言語中都帶有笑意。

  這四年來他勤修苦練,終于踏入煉精化氣的大成境界,進步速度對傅藝來說根本望塵莫及。

  但距離與秦修子定下的二十年之約只剩十六年,想要沖擊下一境界,還不知道要多久。

  只是時間對于傅藝來說大概無關緊要。

  他對修行一事一直馬馬虎虎,玄清子對他也是恨鐵不成鋼,只要讓玄清子發現傅藝偷懶,就會狠狠罰他。

  傅藝卻不在意,嬉皮笑臉地湊到沐辰旁邊,從懷里取出幾塊點心。

  “師弟,你看這是我前幾日下山捕殺妖獸時買的,你快來嘗一嘗,巴益越記手藝,一百多年的老店!”

  “我輩修仙問道,應該盡早摒棄凡俗,飲山泉、食靈果,方能早日得大道、遁入玄門。”

  沐辰不為所動,他一直不理解傅藝的口舌之欲,就像他無法理解玄清子說的傅藝身上的煙火氣一樣。

  傅藝見沐辰對糕點不感興趣,又換了個話題。

  “對了師弟,你不是早就進入煉精化氣的大圓滿境界,師叔怎么還不放你下山去尋煉制仙劍的材料?”

  “他是不是把這事忘了,要不要我去跟師叔說一嘴?”

  聽傅藝提起仙器之事,沐辰臉上終于泛起波瀾。

  畢竟若門宗長輩允許小輩擁有屬于他們自己的仙器,就意味著長輩對小輩能力和品性的認可,也是修士獨當一面的證據。

  但秦修子走后,他的師弟玄清子對待沐辰的態度和他師兄和大相徑庭,不管沐辰有沒有犯錯誤,只要玄清子在他的視線范圍內看到沐辰的身影,就一定會對他厲聲訓斥或是冷嘲熱諷。

  其實沐辰理解玄清子為什么對自己有怨有恨,如果不是自己,秦修子可能不會那么急著去治理旱災。

  不是每個人都像傅藝一樣,雖然知道老頭子離山與沐辰有關,還能心平氣和地與他相處。

  當然,沐辰也希望自己能早日下山,尋找由靈氣匯聚幻化的天地寶材,煉制屬于自己的仙器,畢竟竹劍雖然勉強算是仙器,卻是最低級的公用仙器。

  不說旁地,竹劍的煉制材料就只是這竹山上生長多年的靈竹,雖然吸天地靈氣變得更加堅硬,但也只是剛剛夠上能夠被先天真火煉制的門檻。

  更不用說竹劍堂的弟子都是在進入煉精化氣階段不久,就會被師父派下山,尋找與自己有緣的材料煉器。

  沐辰等了四年,還只用一柄竹劍,確實不妥。

  但他不吵也不鬧,不得不說當年憤世嫉俗的少年,心性的確大有長進。

  


  http://www.gliyrl.icu/book/11406/55088903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gliyrl.icu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真人斗牛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安 内部精准一肖1码 众赢鑫配资 海南本彩4十1开出6870 4887铁算开奖结果果 股票第二个涨停后怎么买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钱 中国联通股票吧 江西快3预测准的方案 山东十一运夺金360 山西快乐10分走势 大富翁电玩捕鱼游戏红包 买卖俗语有哪些 南粤36选7基本走势图 为什么会有柬埔寨美女捕鱼 全球股票指数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