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當災 > 第十八章 得意的鬼面人

第十八章 得意的鬼面人


  詭異的笑聲尖銳刺耳,一陣陣向林深處震蕩。

  落鳥驚飛,沐辰也被這幾句話看似不經意的話擾得心神不寧。

  他不知道鬼面人說的是真是假,但仔細想來,卻并不是沒有這種可能,而且這種擔憂其實他早就有了,只是暗藏心底,沒有告訴任何人。

  甚至連他前幾日主動離開竹劍堂都與此有關,只是秦修子從來沒有提過此事,他也閉口不談。

  他甚至拿不準,竹劍堂的人究竟知不知道母親給自己留了一個布囊。

  但秦修子和竹劍堂的人對自己這么好,真的別無所求?

  想到這里,沐辰更加動搖。

  道心不穩,劍就握不住了。

  鬼面人瞅準時機,忽然從懷里掏出一把白粉撒出,翻身滾向乾坤袋遺落的方向,嘴里還念念有詞。

  乾坤袋感受到呼喚,很快飛回鬼面人掌心,他又是嘿嘿嘿幾聲瘆笑,祭出一只齒輪狀仙器!

  這種異形仙器沐辰從未見過,他連忙御劍閃躲。

  但這仙器攻擊速度奇快,并在空中飛速旋轉著,所經之處,所有帶尖兒的東西都被削掉腦袋,瞬間矮了三分。

  “哈哈哈哈,小娃娃,想跟我斗,你還嫩得很!”

  鬼面人得意地大笑,像是追趕瘸腿獵物一樣悠閑走在竹林中,異形仙器凌空飛馳,以弧線軌跡對落荒而逃的沐辰窮追不舍。

  竹劍只是最低等仙器,面對攻擊力和移動速度飛快的上品仙器,只有被輕易擊碎一種下場。

  “嘿嘿,沐小子,你還是老老實實跟我走吧,不然我這太陽輪不小心切到哪兒,可就不好了。”

  “你說人如果胳膊沒了,腿也沒了,還能修道嗎?”

  “嘿嘿、嘿嘿嘿......”

  話語滑稽陰冷,死亡恐懼蔓延。

  雖然沐辰已經不止一次近距離接觸死亡瞬間,但那些鬼魅的話,就像一條毒蛇,緊緊跟在他身后!

  心臟砰砰砰砰跳躍,好像馬上就要蹦出體外,他的腦中只剩下御劍飛離此地,去竹舍求助一個念頭。

  可鬼面人早就猜到他的心思,太陽輪時刻擋在竹劍堂前山與沐辰之間,逼得他只能向遠離前山的方向躲避攻擊,像被貓戲耍的可憐老鼠。

  只等老貓膩了,再給它致命一擊!

  月影高懸,漫長的夜還在繼續,鬼面人終于玩膩了。

  鋒利的太陽輪唰地插在地上,完全擋住沐辰去路。

  “嘖,真是無趣,快點結束吧,該回去修煉道法了。”

  鬼面人舔舔嘴唇,念念有詞,又一道紫光從乾坤袋飛出,沖向沐辰雙腿,看來是要讓他動彈不得。

  沐辰慌忙閃躲,腳下卻突然被一塊大石頭絆倒,心臟也噗通顫抖。

  他絕望地向后移動,但卻全身僵硬。

  想到自己馬上就要成為板上魚肉,什么拯救天下、什么大仇未報,都在此刻被他拋之腦后!

  只因威脅一步步逼近,而巨大的實力差距讓他毫無翻身可能。

  鬼魅如蛇的話在不斷放大恐懼,讓他完全失去了面對死亡的勇氣。

  ‘我就要死了,不死也會成為廢人......’

  ‘不、不要!’

  ‘誰來救救我,我不想死、我還想活下去、我不要成為廢人!’

  他瞪大雙眼,死亡之刃穿過白襟,刺痛感如一道電流,懼意瞬間統治大腦。

  “啊——!”

  沐辰抱著腦袋,痛苦的叫聲突然從耳邊傳來,他震驚地抬頭,心臟狂跳不停!

  事情發生的太快,讓無知少年都只來得及喘息。

  沐辰拼命吞咽口水,緩了一會兒后慢慢摸向自己的腿,發現它們還在,旁邊還落著一把漆黑染血的牛角匕首……

  昏暗無眠的夜色下,一道墨綠的光正疾速沖向鬼面人。

  鬼面人連忙祭起太陽輪抵擋攻擊,但沒等太陽輪擋下那么綠色,劍光已經穿過鬼面人身體!

  黑影應聲倒地。

  ……

  沐辰這才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他趕緊從地上爬起來。

  “師、師父?”

  沐辰輕聲喚他,秦修子轉頭看見沐辰,微微點頭,向他招了招手。

  “無妨,你先待在那里,不要害怕,我還有些話問他。”

  秦修子負手而立,仙劍在他周身懸浮,墨綠色的光芒變弱,依舊照亮三尺方圓。

  沐辰這才看到鬼面人雖然躺在地上,口吐血沫,但一息尚存。

  “告訴我,你怎么知道竹劍堂門下收了個沐姓弟子?”

  “嘿,我運氣好,隨便在幾個門宗城下打探消息,就聽說你這里收了徒弟。”

  “臭道士,你的運氣比我們都好,哈哈哈哈。”

  “除了你以外,還有誰知道這件事?”

  “老不死的臭道士,這種事情當然要保密啊,嘿嘿,我可不想被人截胡,烏依落的寶貝是我們的!”

  鬼面人又幾欲從地上爬起,哈哈大笑,只是每當他張嘴,血就會如泉水噴涌而出,慘不忍睹。

  沐辰忽然停下走向秦修子的腳步,借著夜色,將掛在脖子上的黑布袋偷偷扯下,揣入懷中,不再前進。

  本來秦修子還有意再問,突然聽到鬼面人到烏氏姓名,他面色一冷,冷哼一聲。

  墨綠色劍芒閃過,鬼面人胸口瞬間出現一只比碗口大還的空洞,鮮血淋漓,緩緩滲入土地。

  夜色也如濃稠的墨硯,深沉得化不開了……

  將鬼面人處理掉后,秦修子手握仙劍向沐辰走來,蒼老的臉上充滿憂慮和關心,周身殺意卻未散去,白潔的鶴服上濺滿血痕。

  “辰兒,今晚怎么沒有回竹舍休息?”

  “這竹山的夜晚濕氣很重,你才初習大道幾日,就這樣睡在這里,身體怕是受不了這種寒意。”

  “而且后山屏障勢衰,容易被這樣的小賊鉆空子潛入,太危險了。”

  秦修子緩緩靠近,而面對這樣的人,沐辰卻突然感覺背后一陣涼意襲來。

  他吞咽口水,握著竹劍的手開始顫抖,向后退了半步。

  “師父,沒事......”

  “以、以前我也在山上睡過,這點濕氣不算什么......”

  秦修子見他這樣,腦中又浮現了那個與沐辰長得極其相似男人女人的背影,再次重重地嘆息。

  “辰兒,我會盡快查清是誰泄漏了你拜入我門下的消息,后山屏障我也會找你師叔繼續加固。”

  “放心吧,以后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了。”

  “等再過幾年,事情平息了、淡忘了,就不用再怕了。”

  秦修子走到沐辰面前,伸手拍他肩膀。

  沐辰卻下意識躲開,只是他躲到一半,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動作,側身僵在原地。

  他緩緩抬頭,卻看到蒼老的臉上,眉頭鎖得更深。


  http://www.gliyrl.icu/book/11406/55159091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gliyrl.icu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真人斗牛 彩票的玩法 江西11选5倍率 场外配资安全么 平特一肖怎么玩最稳 今天股市大盘行情是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直结果 网易股票行情中心手机版 2019平码规律原理公式 腾讯分分彩图标殳 稀土股票有哪些 吉林快三玩法介绍 急速赛车 余男 极速飞艇官网登录28428 青海11选5出号走势图 3D试机号历史开奖 北京赛车5码规律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