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當災 > 第十四章 初悟

第十四章 初悟


  嘈雜隨風漸遠,竹影從面前飛過,眼中忽明忽暗。

  沐辰平靜地等待著最后落地的瞬間,可預料中的疼痛沒有到來。

  他感覺自己撞在一個軟乎乎的東西上,再聽身下傳來的哀嚎聲,有些熟悉。

  “混小子,還不趕緊起來,你要壓死我了!”

  沐辰咳嗽著從傅藝身上艱難爬起來,這才看到話癆為了給自己當肉墊,卸去了妖猞猁的大部分力道,身上已經可以用狼狽不堪形容。

  同樣身受重傷的沐辰再次道謝,只能扶著竹子勉強站立。

  “這次它該死了吧,我見你都把劍插進它腦子里了......”

  傅藝小聲嘀咕著,只是一說話又牽動傷口,疼得他齜牙咧嘴,嘶聲不斷。

  “但愿如此。”

  他們搖搖晃晃回到妖猞猁附近,妖獸之血將大地染紅,哀嚎還在繼續,場面也一片狼藉。

  只是妖猞猁還在掙扎,由于妖獸生命力頑強,若沒有一劍貫穿心臟或是砍下腦袋,就算是四肢盡斷也能茍延殘喘許久。

  看到這種畫面,沐辰和傅藝又頭疼起來。

  “竟然還是不死,看來我們只能砍下它的腦袋了,不然這妖猞猁戾氣加深,怕要入兇。”

  傅藝的提議得到復議,但手邊又沒有趁手武器,他們把目光固定在妖猞猁頭上,更準確的說法應該是妖猞猁被竹劍深深插入的那只眼眶上。

  但兩人都不想再靠近這個渾身是血,還在掙扎喘息的妖獸。

  畢竟俗話說得好,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妖獸臨死前的反撲也不容小覷。

  但又想到若放任這妖獸不管,很有可能會對山下百姓造成威脅,沐辰決定再次出手,將那竹劍拔下來。

  傅藝也松了一口氣,他抬頭望天,看到天空灰蒙蒙一片,就要破曉,才終于感覺一切都過去了。

  他懶散靠著斷竹緩緩坐在地上,心情無比舒暢,又把話匣子打開。

  “唉,混小子,你說我為了你吃了多大苦頭,以后可要乖乖聽師兄的話,不能再到處亂跑。”

  “還有啊,我看你一心向善,腦子里不是拯救百姓就是驅逐災獸,那我就偷偷告訴你個秘密。”

  “……其實這次糟老頭子匆忙離山,正是為旱魃一事。”

  “之前我們能在幾日內抵達烏漁村,就是因為師父正帶著我在廣安一帶巡視災情,尋找災獸的藏身之處。”

  “竹劍堂里別人我不敢說,但老頭子他的確心懷天下,只是他這個人不善言辭,在事情沒做好前也不愿意解釋什么,但我必須給他正名。”

  “你想那災獸多恐怖啊,咱們二人對付的不過是區區妖獸,都傷成這般模樣,災獸可是世間最恐怖的東西!”

  “所以說啊,你這小子就是太任性了......”

  傅藝絮絮叨叨的話雖是用玩笑輕松的語氣講出,卻還是如重擊一下下擊中沐辰心臟。

  他只看到眼前那些人笑呵呵的面對事世,卻不知那老道獨自做的,卻都是刻意不會說與任何人誰聽的!

  ‘呵,我連一只妖獸都對付不了,還要與人合力擊殺,竟然還在心中偷偷瞧不起秦修子,這竹山劍堂中最淺薄之人,怕也只有我自己了。’

  沐辰背對著傅藝苦笑搖頭,心煩意亂下,他幾番去抓插在妖猞猁眼中竹劍都沒得手。

  忽然,沐辰聽見傅藝在身后高喊。

  “沐辰小心!”

  下個剎那,只見一道翠綠劍芒從他眼前飛過,好像有風的聲音。

  再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記得了。

  .......

  再次醒來,沐辰發現自己躺在竹劍堂的竹舍中,身上穿著嶄新的白色內襯。

  勉強撐起上半身,身體沉得像灌鉛,他只能先活動活動肩膀。

  等漸漸適應酸痛的感覺,沐辰隨手端起床旁的茶水一飲而盡,才看到袖口處還有竹葉圖案作為裝飾,想到這應該是竹劍堂弟子的衣服。

  明朗陽光從窗外溜進來,照在人臉上,帶來暖洋洋的感覺,沐辰心中感慨,沒想到自己兜兜轉轉,還是回來了。

  有人推開房門,見沐辰已經醒了,連忙小跑來到床邊。

  “嘿,你這混小子終于醒了,若還不醒,師父就要再罰我抄兩百遍戒規!”

  沐辰聽到傅藝說話,不自覺笑出聲來。

  傅藝白了他一眼,從懷中取出兩塊紅豆糕遞給沐辰。

  “昏睡好幾天,現在應該餓了吧,趕緊吃點東西,我去把你醒了的事告訴師父。”

  沐辰本來不餓,聽傅藝一說才感覺肚子是癟的,接過點心后卻沒讓傅藝離開,反問那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么。

  “我怎么會突然昏迷?”

  “……后來咱們兩個是怎么回來的?”

  面對這幾個問題,傅藝兀自搬一張竹凳到床邊上,又清了清嗓子。

  “咳咳、你要是聊起這個,我可就不困了。”

  沐辰往內側縮了縮腦袋,感覺自己好像打開了裝著災難的魔匣,再想關上也來不及了。

  “那天晚上本來你要去抓竹劍嘛,不過你傷得太重,抓了好幾次都沒能拔下竹劍,那只妖猞猁就在你恍惚間,對你使出了奮力一擊!”

  “好在我那不著調的衛敏師兄及時趕到,終于在千鈞一發之際將你從妖猞猁的攻擊中救下。”

  “不過你還是被妖獸尾巴掃中腦袋,就昏過去了。”

  傅藝啃著點心,輕描淡寫地就把萬分危急的場面講出。

  沐辰點頭,心道再見衛敏師兄,一定要好好感謝他,救命之恩,沒齒難忘。

  “那妖猞猁呢,它被衛敏師兄殺了?”沐辰又問。

  “這個嘛......”

  “就是因為衛敏師兄還未完全醒酒,把你救下來后又覺得全身酸軟,就......”

  “就怎么樣?”

  “嗨,也沒什么,就是那妖猞猁生命力極強,趁著衛敏師兄轉頭的功夫,就跑了唄。”

  “化作一縷青煙逃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傅藝尬笑不止,希望能把他們的疏忽掩蓋過去。

  因為他知道沐辰心思深遠,定會因為這事埋怨自己和張衛敏沒把妖獸處理干凈,這才做出這種舉動,希望化解尷尬。

  可沐辰卻沒有如傅藝預料中的勃然大怒或是失望至極。

  他只是平靜看向窗外,望著幽幽竹林,忽然深吸一口氣吐出,露出如春光般和煦溫暖的微笑。

  “我知道了,傅師兄,謝謝你們。”

  “妖獸逃便逃了吧……”

  “我相信有竹劍堂的前輩師兄們在,就算他日妖獸化兇,也必定能除了這禍害,保百姓安寧。”

  “我強求不得,也急不得。”

  


  http://www.gliyrl.icu/book/11406/55176799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gliyrl.icu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真人斗牛 深圳风采开奖视频 凡高微赚怎么关注 11选5中奖助手甘肃 北京11选5一百期 琼崖海南麻将最老版本 模拟炒股的app 配资app 炒股软件手机版下载 时时彩软件分享 福彩20选8开奖结果走势图 新甘肃十一选开奖预测 大单网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金健米业股票行情分析 急速赛车基本走势图 qq游戏大厅里的麻将